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投資的視覺與決策疲勞

  聽說以前巴菲特每星期只在報章上看一次股票報價,一般安排在周末。與此形成強烈對比的,是以前普遍投資者靠在交易所的經紀不斷報價,而經紀的報價來自Ticker Tape紙條,或者是交易所內靠叫喊成交的買賣盤紙。

  今天投資者可以免費享用點擊式的即時報價,甚至串流報價軟件,版面伴隨著買賣盤的數量和經紀名稱,以及當日所有的成交資料。更有投資者或金融從業員需要多屏幕以獲取大量的訊息,以作出即時決定。

  經過市場多年的訓練,我對股價波動幾乎毫無感覺。但近來在劵商的工作大大增加了面對串流報價的時間,真的想問一句:那些天天看著數字跳動的人,不累麼?

一、捨本逐末


  參與一場球賽,注意力應花在球場上的隊友和對手,還是得分牌?也許投資者會認為自己能全天侯看著報價機,就能把握高低位,完美地執行低買高賣,提高投資績效。我認為除非是工作或特別交易所需,否則投資者長期在報價軟件面前,是徒勞無功的。也許報價器能提供當日的流通情況,讓投資者知道自己的交易量會否對股價有影響。但如果說到低買高賣,幾乎不可能。

  原因很簡單,串流報價不是稀有的工具。在大多數人都獲得同樣資訊的情況下,該項資訊不可能對個別投資者帶來優勢。經濟學提倡完美市場,追求訊息的自由流動。經過多年的資訊科技發展,資訊公平性提高了,但大眾投資收益的正態分佈應該更向平均水平集中,而不是扁平化。這意味著,只有更少的投資者能取得超過平均的投資績效,報價器是投資者的敵人。

  報價器只是工具,看報價器不是投資或投機的主要工作。投機者要利用市況波動獲利,真正要做的是打開自己的資料庫和程式,找出波動程度和相關機會指標,找相對的期權或期貨組合,然後做回溯測試確定命中率,再計算出期望值來下注。價值投資者要做的是了解上市企業。

二、了解自己在做什麼

   我對股價波動也許會暗喜,因為出現了買入或賣出的機會,以及證明我事前決策的對錯,我會想想如何做得更好。

  面對股價跳動,與面對平實的財務報表和年報,是兩碼子的事。人類在原始社會每接收到新的資料,就一定要有相應的決策和行動,以保命求存。但報價器每秒數次跳動產新的新資訊,卻不應構成決策和行動的原因,因為那一早就已經想好了。什麼時候該買還是該賣,新的資訊並不會阻礙決定,投資者要的是事前漫長重覆的工作,然後耐心等目標出現。

  大部分時候我對股價升跌麻木,情緒沒有波動,因為那理應在預算內,而我了解自己在做什麼。

三、決策疲勞

   自從智能手機盛行,我們每天都接收到大量的資訊,大腦要不斷作出決策。天氣預測會變差:拿不拿傘?走路要走那一條才能有最多的遮擋?某電商促銷:原來想換的家電是否好時機換了?新口味的零食要買嗎?即時通訊軟件不斷傳來新的信息:看還是不看?看了如何回答?相應的行動如何排序?股價跳動:要買嗎?要賣嗎?要先買後賣嗎,還是先賣後買?買了之後下跌:要賣嗎?要再買嗎?

  人每天面對成千上萬的大小決策,每個決策的質素隨著疲勞而變差。資訊越來越流通是好事,但不一定能創造完美的自由市場,畢竟我們都只是人。長遠下來,大量的資訊只會令投資者的回報不如人意,令消費者的滿足感下跌,產生買家後悔的現象。

  面對以上三點,我有些個人習慣供讀者參考:

  首先是定目標和行動策略:決策樹是最能幫上忙的工具,我從來沒有畫過,但不同的事件和相應的行動都在我心中,只要執行便可。過程中只要緊記埋首苦幹,到最後才看成績。把計分牌先放一邊吧!

  其次是明確了解自己的性格和能力。自我了解能建立信心,足夠的信心能令決策不受新的資訊混淆。很多資訊都沒有價值,有價值的資訊也不經常出現。

  最後是刻意刪除資訊或選項。我的衣櫃跟Mark Zuckerberg一樣,灰色T-Shirt有五件。我的冰箱裡,主要食物是灣仔碼頭白菜豬肉水餃。曾經,我認為快樂的定義是有很多選擇,所以我要在生命中加插很多的選項,買更多的衣服和鞋,去更多不同的餐廳看長長的菜單。但是,真正的快樂是把複雜的世界過得很簡單。保留選擇權,而不保留無關痛癢的選擇。

  把重要決策放在每天工作的頭一小時,不要等累了的時候做決定。我
要用報價器的話,只有5%的時間在看圖表和投術指標,其他95%時間看成交,以安排買賣。

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從眾行為、科學化思維、紀律與風險管理

  這兩天獲益良多。

社會與經濟活動的核心:人的行為

  有幸獲邀在一家投資者教育機構進行一連三星期的專題分享,主題是次按危機。我喜歡分享,可以溫故知新,教學相長。作為投資者,不論面對什麼課題,做什麼研究和分析,都離不開人的行為 。昨晚這一點獲得了各位聽眾的認同,深感喜悅。

  理工科出身不是喜歡切實的數字嗎?是的,我們可以用經濟和貿易數據、股票成交和技術指標、財務和會計比率來進行投資或投機。

昨天專題講座,我最喜歡的那頁簡報。
  
  2006-2007年次按危機引起了環球股市5次大跌,美聯儲多年來第一次減息。市場的解讀是利率降低有助資產價格升值,經濟活動增加。一片繁榮之下,全球股市在2007年末創下了歷史高位。大眾都沉迷在盲目投機的熱潮當中,XX股神的稱號不斷被傳媒報導。

  當年的市場和最頂尖的經濟學者和分析師都這樣看:GDP持續增長,資產價格連續多年增長、股票估值合理、圖表走勢在上升軌道中、買盤動力保持強勢。但如果留意大眾的微觀行為,將整個社會的非理性繁榮作為一件事件來分析,我們都一定會開始減持部分倉位,或像1968年的巴菲特完全離開市場,甚至像Big Short的主角Michael Burry般開始做空。

  從眾是原始人的求生本能,卻是現代人的自焚燃料。人很多時候都是理性的,但在社會和經濟活動當中,短時間的從眾和盲目行為,足以造成巨大危機。

科學化思維、紀律與風險管理

  我的上司是期權投機者,從面試那天我就覺得他的思維與眾不同,今天終於有機會獨處,請教他對投機的看法。結果十分驚喜,他的分享與自己價值投資的理念十分相近,故在此紀錄一下:

  第一是科學化思維。

  他說在金融界很多人抱著不切實際的期望,靠著小道消息和缺乏邏輯的買賣,妄想致富。雖然在香港證券法灰色地帶中,上市企業有很多操控方法套利,很多人也樂於研究這些金融操作,但長期以來大部分人都沒有完整的思維框架去分析、量化和平衡風險回報。在他的眼中這種金融活動完全受幕後的人為操縱,存在過多未能科學化分析的風險,我們沒有任何優勢可以在確切的機率下獲得合理的回報。這類股票動不動就大跌50-90%,我在FB的專頁也多次分享了給各位讀者。

  我認為科學化思維是求知、求真、求原因。科學不只包括公式、數字、不變的環境和假設、以及重複的結果,也包括了我們應該用科學精神去接收和過濾這個複雜而繁多的訊息,同時在這個過程中建立屬於自己的投資框架。

  第二是紀律。

  上司說,有小聰明的人往往無法控制自己,在工作或投資上很難有好的成績。當中最容易看的是紀律:如果有人多次上班遲到,藉口連篇,他不止是對自己時間不負責,也反映他對自己的金錢和投資決策不會負責。這種人進行買賣時沒有固定的操作理念和機制,犯錯也不會承認。更甚者,如果這些人出生在幸福家庭,不愁吃穿,在自律和自省方面就更難進步,因為先天資源優勢給了這些人更多不用負責的空間。最殘酷的是,他們在起跑線就比別人有錢,不代表可以贏,只代表可以輸更多。

  在大學時我急需要一筆錢,所以用高風險的指數衍生工具投機,回報甚豐。除了一面倒的市況和運氣以外,我認為高度的紀律極度重要。不能離開座位,每天追蹤香港和美國市場走勢和訊息,只睡三小時。最後我無法維持這種高壓的紀律,為了身心健康放棄投機。但這種紀律帶到了畢業後,利用工作以外的時間一點一滴地從零開始學習價值投資。除此,我很清楚自己要改善操盤的紀律,不能受情緒影響。

  第三是風險管理。

  上司看見有人用某種投資法在短期內獲得暴利,然後進行股票抵押融資,最後因為股票暴跌而損失慘重。我們都有同一想法:如果一種投資或投機方法,在一輩子中那怕只有一次的機會令自己一貧如洗,在過程中賺到多少都是廢話。

  今年一月我幾乎滿倉。當時跟朋友提及自己很想槓桿,因為想買的股票仍然很便宜。現在回看,股價已經升了一倍,而一月時股價是最低的。我沒有後悔這個決定:首先,我一月離開工程的工作,拿了一筆花紅,但沒有了可觀的收入。我當時已經用了部分花紅加倉,準備休息好一陣子,去去旅行。如果我進行槓桿後股價下跌,我沒有多餘資金可以回補和維持倉位,將要被迫強行平倉;其次,股價雖然很低,但我無法預知有什麼系統性風險會發生,那怕只是一次,我都會面對巨大損失。

  近年香港有些累積了巨大升幅的股票,人們開始相信只升不跌的神話。有人利用抵押槓桿買入這類股票,賺了人生第一個一百萬港元,然後在社交媒體上走紅。也許這位投資者清楚知道自己能輸多少、能贏多少,做好了風險管理,但他的論述將令更多沒有科學化思維和紀律的人,盲目地運用槓桿進行投資。我敢斷言這類長期累積了升幅的股票,終有一天要回歸到企業生意的內在價值,任何超額的預期都不會實現。

  投機和投資的第一步,不是要賺多少回報,而是不要輸。萬一失利,應檢討自己的看法,也許須要果斷止損。在金融市場,存活率比回報率重要得多。我上星期已經清空了所有美股倉位,微利,保留了一筆現金。

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甚麼
 
  昨天演講後,一位比我年輕4歲的朋友分享:我們以為自己知道很多,但令我們暴露於最大的風險之中,往往是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甚麼。

  的確,投資與大部分事業不一樣,投資需要多想少做,要經歷多次清析的思維流程和風險回報考量後,才會找到少數的機會。致富,也只須要這少數的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