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價值投資的意義

  價值投資(價投)對我來說,是信仰和救贖。
  有這麼誇張嗎?有,看你走到了哪個階段。覺醒始於價值觀的重塑,尤其自己是如何看待整個經濟和金融市場,與密不可分的社會體系、文化和歴史,還有投資在生命中位置。

  以前價投對我的意義是脫貧,用風險收益不對稱的機會來賺生活費和學費。現在發現整個派系最重要的不只是收益率多少,不只是大師們和基金經理的事跡,還有很多寂寂無名、低調但努力不懈的個人投資者。通過這個專頁,我認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接受了很多鼓勵和支持。神奇的是,當大家都說自己做價投,有種找到遠親的感覺,思想出自一脈,相連相承,甚至連生活習慣都有類似。
  每個做價投而堅持下來的人,都有明顯的特質和長處,還有個性的配合。至少,如果無法信任別人的話,無法了解人類行為的話,無法對別人默默的努力產生共嗚的話,價投的路不會長。我現在算做得很好嗎?路還很長,我仍在慢慢學習,做得好也算不上,近年收益破50%甚至100%的大有人在。但時間線不夠長,往績的偏誤越大,越無統計學代表性,我不想被困於這種數字指標。
  反之,我更著重自己與社會和企業之間的精神關係。除了冰冷的營運數字,我會希望努力的人們能在困難中堅持下去,希望盡職守分的企業和它的員工,能造出好的成績和被認同,而這種文化對經濟的貢獻應被宣揚。在歷史的洪流中,社會和經濟的進步要靠很多人的持續努力而成,而價投是在這個背景下才會有最好成效的。作為社會的一員,用投資來給這些人一種肯定,能夠製造良性循環,也是欣賞人們努力盡責的方法,這個成為了我的主要價值觀。這種想法感性多於理性,股市大多數參與者並不同意,或者認為風馬牛不相及。但人類只有理性和商業就不能成就文明,至少在歷史上文藝復興給後世的價值遠高於三大泡沫。價投對個人的影響,像一種不歸於任何宗教和神明的信仰。
  資本主義是兩刃劍。過去兩年我讀了一些人物和企業的故事,從啟蒙時代(John Law, Adam Smith),到工業革命(Carnegie, Rockerfeller, J.P. Morgan),再回想到近年的全球化(Globalization),任何人都明顯看到資本主義帶給人類近代文明的光輝和傷痕。如果說它有原罪,可能會引起爭議,但至少我仍然堅持這個想法。
  我沒法在這裡一一討論商業效率最大化所帶來的道德問題,例如工人權益、童工或婦女權益和污染問題。很多高成長和股價翻倍的企業,都有逃避這些隱性成本的情況,而鎂光燈只放在巨額盈利數字上 (Disney, Monsanto, 鴻海集團, 數之不盡)。當然也有很多偉大的企業,有重視員工和可持續性的文化,例如我最敬愛的Walmart (尤其最初成立的時候,請看創辦人Sam Walton自傳)。雖然我沒有投資Walmart,但它的地位在我心中比Apple、Tesla和Amazon高。如果做價投能平衡邏輯和情感,也許會比純粹追求超額回報來得有意義,而這個精神是我想向更多人傳揚的。說到底改變世界的不是Apple和Google,是人,包括自己。
  謝謝胡升鴻在私人時間跟我交流和分享,畢竟投資只是生命的一部分,好的企業買不完。如果價投本身就是救贖的過程,如何取得平衡,將會追隨者是重要的人生課題。我今年二十六歲,人生的路還很長,共勉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