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Pokemon Go熱潮 (下) - Nintendo任天堂是嬴家嗎?

  身體不好,工作效率下降,適逄港股業績期,忙得不可開交。自從Pokemon Go在港台上市後,多了很多評論,AR科技、任天堂和手機遊戲行業等等的文章大行其道。有的寫得不錯,但更多的是直接在美國傳媒那裡翻譯做中文了事。自從近年因為投資而開始做資料蒐集和研究,我開始放棄閱讀大部分華人或中文的新聞媒體,因為他們不負責任的報導,完全幫助不了讀者了解世界事物如何發生和演變。這也是為什麼他們的收入如此微薄,Copy&Paste誰不會呢?

  如果投資者依靠他們的資料或消息來做決定,不是做錯決定就是太遲。只有放棄看那些爛鬼新聞,開始閱讀年報,看Havard Businees Review之類的商業網站,才是不二法門。如果真的太懶,我有幾個香港前輩的Blog可以參考:老占的博客湯財手記Bittermelon苦中作樂,這幾位大前輩的看法很多時都比所有媒體走得更前,更深入,角度更廣泛。當然我不會盲目信從他們所有的觀點,但作為引發思考的閱讀,這幾個Blog對我做投資的重要性相當大。

先說騰訊

  開始Pokemon GO的下半部分。要從遠一點的歷史說起:身邊朋友都知道我幾年來不看好騰訊。它的股價我不在乎,也不會去沽空,但作為商業研究,它是經典的一盤被幻想太多的生意,配不起一萬多億的市值。我研究了騰訊超過三年。它完全是一隻遊戲股,大部分收入和利潤都來自在內地電腦和手機遊戲,而所謂的廣告收入多年來只是幻想,回報和利潤還遠遠不及遊戲主業。它不研發成功的遊戲,而主攻買起成功遊戲的營運版權。它以前靠抄ICQ做出來的QQ起家,抄襲沒有問題的,很多生意抄襲者比原創者賺更多的錢,但重點是QQ的地位源於政府的隱性保護。

  通訊和媒體行業涉及大量的資訊傳遞,是維穩的命脈,從中國所有電視台,電訊業,網絡設備等等都由國企營運,可見一斑。騰訊的存在並不因為它成功在商場上撕殺,它真正能強大的原因,不言而喻。幾年前騰訊大量收購中小型公司,與阿里巴巴激烈鬥爭,想開展其他業務,但全部都胎死腹中,提也不敢提,明顯地證明他們跟本不懂做生意,不懂收購,不懂管理和磨合。既有的遊戲平台不是自己打江山打回來的,遊戲不是自己研發的,一切的錢都是典型中國式壟斷營運下,沒競爭沒進步賺回來的。

  微訊只是將QQ的作家搬到另一個通訊平台。阿里巴巴一向都鄙視微訊,說它聚集了一群對收入和盈利沒有貢獻的人,因為用微訊的人跟本不是為了花錢才用,相比起阿里巴巴和淘寶的發跡史,QQ和微信什麼也不是。唯一值得提及的是,近年微訊支付的使用量大增,不過與上述一樣,金錢支付交易都是國家安全級別的業務,而且技術含量極低,微訊支付能成功是必然的,是國家意志。只有這樣,所有市民的消費,聊天和行蹤都一目了然。

  股票投資有太多好選擇,我不認為有必要揀騰訊。靠政府而不靠實力壟斷了市場的公司,買了也不一定賺錢。多少人買三大電訊,鐵路,發電等等的公司,十多年來跑輸大市?有多少人會孤注一擲買騰訊,由$20開始持有到現在?故事可以很動聽,但完全幫不了投資學習和進步,錯的邏輯在騰訊上可以賺錢,你以為自己是股神,然後在另一筆投資上輸光。這笑話活生生地在美國的基金經理界中不斷上演。

再說遊戲業

  遊戲業很賺錢,因為它是輕資產行業,少量的額外投入能得到大量的額外收穫。在公司年報上這些特徵會轉化成高ROE和高ROIC。研發成功的遊戲和角色IP能得到廣闊的護城河,但當然這行業內外的競爭極其激烈,因為電腦或手機遊戲只眾多娛樂方式之一。所以我上年底開始將目光轉移到外國,看看真正的元老級遊戲公司。美國已上市的遊戲研發商中的老大哥是Electronic Arts,幾乎所有會打機的人都玩過它的遊戲,例如體育系列NBA Live、FIFA、NFL、NHL,還有Need for Speed、Sim City、紅色警戒等等,全部都是紅極一時的電腦遊戲,可惜近十年隨著Smart Phone和手機遊戲的盛行,EA的業務轉移過慢,光輝不再。取而代之的是Activition Blizzard,但在全球來說,收入第一的仍然是Nintendo任天堂。


與友人的對話,2015年12月

  不上市的公司我也會留意,因為有很多風靡全球的遊戲,是由非上市公司研發和分銷的。Valve Coporation就是表表者。在手遊行業中,老占早就提過的SuperCell,也是龍頭企業。早在上年十二月和同樣做股票分析的朋友對話時,我就提到任天堂。當然之後VR大熱,三四月台灣股票交易所的HTC股價暴升,以及圖像處理和顯示卡生產商Nvidia成為2016年至今美股升幅榜首,一切我都不意外。AR方面除了還未上市的Meta,我找不到任何值得一提的上市公司,有幸的話請高手賜教。

  不過我最後沒有買Nintendo,即使我十分肯定它將會在Pokemon Go上市時被熱炒。我不後悔這個決定,因為要忠於邏輯推理的結果,因為我並不認為它在熱潮中會享受到多少的利潤。當然,這種態度令我成功投資到更多今年內股價翻了一倍的美國公司。


隨筆畫,Pokemon Go的收入和利潤流向

  上圖是二三月畫的吧,我也忘了,懶得用Excel或Ppt整理一個更清楚的圖。不過事實是,Nintendo的確在The Pokemon Company 和 Pokemon Go Company 各佔了33%擁有權,但遊戲收入很大部分並不流到Pokemon Go Company。上圖畫錯了一點的是,遊戲收入有30%要分給Google Market 或Apple App Store,餘下的70%全部歸Pokemon Go Company所有。但是Pokemon Go本身要用到Niantic Lab的地圖數據,理論上是與Niantic Lab有關連交易,沒有人知道該合約條款是什麼,但經過七除八扣,Pokemon Go Company能歸己有的收益到底有多少,我並不感到樂觀。

  以Nintendo的市值在七月爆升前每股$15美元來計算,接近$140億美元。給它28倍的PE,每年利潤要達到$5億元。它佔Pokemon Go總收益可能只有10%,利潤率30%的情況下,Pokemon Go的年營業額要超過150億美元才能令Nintendo符合這個估值,更別提Nintendo其他業務仍然在虧損當中。如果平均每個玩家課金額是$50美元,每個商業機構課金額是$1000美元,Pokemon Go在全球需要1億個活躍玩家和1000萬個商戶。這並不是沒可能,但商戶的投入很受當時的活躍玩家人數影響,一跌俱跌。

Pokemon Go日均用戶量在不足一個月內就見頂。


以整個AR/VR在Google Keywords來看,AR遠不及VR受注目和持久。
  
  上面兩張圖這幾天都被外國媒體廣傳。我很喜歡Niantic在Pokemon Go一仗上打響名堂,創造動人的商業故事。但現實是我也兩個星期沒有開Pokemon Go了,連和朋友私鬥的模式也沒有。大部分玩家只捉不打的玩法,其實十分自閉,群眾行為發生了反方向循環,無法製造長尾效應。上面那些假設的數字可以被現實嗎?可以持續多久?

  到底Nintendo任天堂是嬴家嗎?我覺得是。幾天前的巴西奧運閉幕典禮上演這一幕,又轟炸了媒體圈。
2016年巴西里約奧運閉幕典禮,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以Super Mario造型接棒。

  下屆2020年奧運的主辦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接棒演出,所打扮的是Nintendo另一個全球冇人不曉,香港人在萬聖節的蘭桂坊會看到十幾廿隻的的Super Mario。我不得不配服Nintendo以至其他日本公司例如Sanrio和San X創造的IP的能力。如果有稍為讀到日本在90年代初的盛世時,是如何以文化和金錢征服地球,就明白世人是被日本IP洗腦有多嚴重。那種渲染能力是史上少有的。我會期待Nintendo將這個軟實力變成實實在在的收入。

待續

  小弟在香港工程師學會下的Scheme A培訓將近尾聲。雖然會方最近搬龍門勒令我屆的準工程師要再多一年的經驗才能考牌,也就是由2017年變成2018年,令我對工程職涯的熱情盡失。不過,每月的培訓報告還是要寫的,而且九月中小弟會去京阪神七天遊,好好獎勵自己今年股票投資的成績,唯有暫別這個投資筆記。我在2016年餘下的時間會減少研究,同時也以減少持倉,只保留業務前景樂觀的公司,以增加現金為主。現金在未來一年會很有用。

  不過,還是有些伏線可以留下。過去的日子我注意的公司但沒在這裡分享想法的,都在下面。巴菲特說過,研究成果不能分享給別人,因為怕消息被傳開去,低價買入的機會就消失了。我不怕,因為我不信有多少投資者真真正正在閱讀和思考,哈哈。

港股:
香港電視#1137 - 網購不被看好,顧客吐糟,半年蝕過億,王維基參選立法會分身不暇。
長飛光纖#6869 - 行業產能過盛,外債過多而且相對人民幣升值,收入增長無法帶動利潤增長。
德林國際#1126 - 做毛公仔OEM是有多悶的一壇生意......
拉夏貝爾#6116 - 在國內八千直營店的成本壓力,在天貓面對Uniqlo和韓都衣舍的夾擊!
泰垣能源技術#2188 - 低技術高成本,偏偏又低利潤的電動車充電設備業務,有何出路?
阿里影業#1016 - 無止境燒錢,半年虧5億人民幣,自主製作電影口碑不佳。

美股:
Digital Globe#DGI - 遙距探測和地理資訊科技龍頭,有自製衛星,但產品二十年來未能商業化。
Nvidia#NVDA - 圖像處理科技唯一龍頭,AMD完全不是對手,但股價暴升太多?
Williams Sonoma#WSM - 美國中產階級因金融海嘯萎縮,高級家品和廚具前景暗淡。
Magna#MGA / Delphi# DLPH - 被唾棄的工業公司,汽車生產業務沒有幻想空間。
Line Corp#LINE - 這個還是新股,但不用介紹了吧。

日股:
Saizeriya Co. 薩莉亞#TYO7581 - 大師Peter Lynch推薦我研究的,因為我很喜歡光顧。

台股:
HTC#2498 - HTC VIVE在VR界打響頭炮,但要面對後來者的追殺,有領先者優勢嗎?

俄股:
Qiwi#QIWI - 全球最大的電子支付公司?但是毫無護城河?
Yandex#YNDX - 俄版Google,打官司還真的打嬴了Google。

  為什麼上面已上市的公司這麼多負面消息?廢話,到媒體大讚特讚,到投資銀行開始跟蹤和發表研究報告,就太遲了!
  
  另外,未上市而值得留意的公司太多,而且資料不足,到上市之後的半年才跟大家分享好了。後會有期。


------------------------------------------------------------------------------------------------------
如果喜歡我的分享,請到

2016年8月5日 星期五

Pokemon Go熱潮 (上) - 群眾行為商業化

  關於SRG股價低估和短期內難以修復的尷尬現況,上篇文章已經交代得很清楚。從SRG昨天清晨發出的2016年第二季季報,可以清楚地看到旗下物業發展和回收情況,進度緩慢但成果理想,我們可以學巴菲特耐心等待。

  另一方面,Tesla收購SolarCity的細節塵埃落定。正如我之前不斷重覆地說,今次的收購以換股方式進行,而在Tesla的股價被高估的情況下,SolarCity的股價只會受壓。細節公布當晚Tesla的股價高見$230,但為了保持以大約USD$26億總值收購SolarCity,竟然把換股比率調低至0.11,比六月底發出公告建議的0.121的下限還低了大約10%。如此一來,每一股SolarCity只會換到0.11股Tesla,SolarCity股價下跌接近10%到今天的$24.38。正如上篇文章一開始所說,就算能多賺的都只是幸運,投資SolarCity之路也只好結束。題外話,如果Tesla能下跌至少40%,我會有興趣考慮一下的。

  回到正題,上次說完SRG之後,我還欠讀者們關於Nintendo的想法。這些想法完全基於對Pokemon GO的預測,以及上市公司中似乎只有Nintendo與Pokemon系列的作品有關連。但一切的前題是Pokemon GO要成功,而且是要引起大眾狂熱的成功,那才有討論Nintendo的可能。

群眾行為

  有一本書在1841年誕生,叫《Extraordinary Popular Delusions and the Madness of Crowds》,作者是一名蘇格蘭記事家。它記敘了幾百年來人們集體幻想和瘋狂的行為,例如對神學和宗教教條的盲信,對巫術或煉金術的追求,當然少不了史上最有名的三大經濟泡沫 - 1637年荷蘭鬰金香泡沫1719年法國密西西比泡沫1720年英國南海泡沫。在現今能找到任何關於這三大泡沫的資料和作品,都是基於這本書上轉述的。這本書是除了聖經之外,唯一一本170年來會被持續出版銷售的書,除了它的學術地位,當然還因為索羅斯和巴菲特等傳奇投資大師的加持。

  好的歷史書都能將人性寫的淋漓盡致。自從2014年我決定重拾投資之路,這類書就離不開我的閱讀清單。幾百年來每個時代都有它的熱潮,即使近來經濟欠佳,熱潮仍然不斷,由十年前的頁岩氣,太陽能,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網上購物,雲端計算,3D印刷,電動車,小型航拍機,到今年以來的VR虛擬現實和AR增強現實,都引起消費者和投資者的追捧。
書中的第十章詳述了在科學知識未普及化,人們對未知或未能解釋事物 (例如天災和瘟疫) 的恐懼,加上基督教教廷掌政的宗教和政治雙重操縱下,引起的大規模獵巫行動,無數的平民被迫害和謀殺。

  至此我仍認為群眾作為一個整體,大部分時候是理性的,但少部分的不理性就有可能極速地擴散,以致最後集體瘋狂的現象。

商業化

  出色的資本家都懂得製造和利用群眾行為。他們會發現熱潮必須由小眾引起,然後擴散。如果能夠在價值觀和理念上與這些小眾引起共鳴,並培育他們成為市場上最初的接觸者和傳播者,熱潮就有被傳播開去的可能。這個做法要繞過他們的理性思維,從價值觀和喜好的感性層面下手。我想到了幾年前看的TED Talk,其中一個是《How Great Leaders Inspire Action?》。
每一個產品周期,群眾行為或任何種類的熱潮,都由小眾引起。小眾是認同價值的愛好者,是願意排三天隊買新iPhone的人,是願意在某技術未成熟和商業化前,花昂貴價格享用的人。
  如果你不相信這樣能引起一個熱潮,還有另一個TED Talk可以看看,叫《How to start a Movement》。
一個看似瘋狂的人獨自跳舞的開始,直至全部人群一起參與。

  要將引起一個浪潮,第一步就是製造一群小眾。Pokemon GO的開發商Niantic還未從Google分拆出來之前,是屬於Google旗下的。Niantic在2012年發布了一個名叫Ingress的手機遊戲,由於是市場上第一個用現實地標和數據點運作的多人遊戲,運作上亦比較複雜,在全球只有一千萬的下載次數,活躍玩家可能只有十分一。不過當中全部是科技愛好者,喜歡體驗新的遊戲模式,對背後技術有興趣了解甚至提出改善。
Ingress依靠Google Map的地圖背景資料來進行遊戲,完全是Pokemon Go的前身。
        Ingress就如蘋果20年前的Mac電腦和15年前的iPod,只吸引到科技愛好者作為小眾。就如TED Talk所言,他們不介意支付較高的價錢,或忍受未成熟的技術,因為他們認同某服務或產品背後的理念而支持。


  經過了Ingress兩年的布局和玩家的建議,Niantic團隊在技術上得到明顯進步和優化,在2014年愚人節時就推出了Pokemon Challenge試水溫。
2014年的Pokemon Challenge,邀請所有Google Map的用家探測附近出沒的Pokemon,走到該地點進行收集。

  Pokemon Challenge比起Ingress更向Pokemon Go靠近了一點,看到這裡已經發現,Niantic又在進行另一個大規模測試和資料搜集,以改善地圖和AR技術。Pokemon Challenge在當天引起全球轟動,不少媒體爭相轉載,而Pokemon的愛好者也趁兩天的活動期間到處奔跑收集Pokemon,樂此不疲。我沒有參與其中,但自從那天開始我把Pokemon和Niantic放到Google新聞的搜索關鍵詞中,跟縱往後的發展。

持續多年的戰略

  看到這裡大家已經明白,Pokemon Go不是石頭爆出來的,不是三分鐘熱度或空想而沒有實行的概念,而是Niantic從沒有人意識到什麼是AR的情況下,超過五年前就已經開始布局,一步步推進的戰略。它的成功我一直都看在眼內。Niantic培養Igress的玩家作為小眾,就如蘋果培養iPod和iTunes用戶一樣,都是為了往為的王牌產品而舖路。

  至於為什麼Niantic會選擇了Pokemon,而不是其他卡通動畫角色,我覺得理由很簡單。只有Pokemon的世界觀設定能夠有眾多可以收服的小精靈角色,加上主角小智經常常去的不同補給點和道場,讓玩家進入Pokemon Go世界的時候,有成為訓練員的體驗,有令自己變的更強的可行性,有和親朋共同體驗的時刻。Pokemon本身也是人類史上橫跨年齡、性別和種族之中,有最高親切感和共鳴感的文化產物。Pokemon的故事就像是為了有一天能有Niantic這家公司,把它們帶到現實世界中一樣,換著是其他IP放到Ingress上,只會水土不服。

重覆的群眾行為

  Pokemon Go熱潮會出現嗎?我在2015年12月問了自己這個問題。我用三張圖片解釋作回答,作為這個Pokemon Go文章上篇的完結。


1719年密西西比泡沫時的股票交易現場。該次是人類史上第一次股市泡沫。


1929年美國股市泡沫時的股票交易現場。


本月初香港天水圍,Pokemon Go訓練員聖地。

------------------------------------------------------------------------------------------------------

如果喜歡我的分享,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