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4日 星期日

躁動的紅色游資

  四月,原本不想作什麼交易。上星期初跟女朋友,還有剛熱戀的一對友人去台北小休幾日。天氣由一開始的連綿細雨,到離開那天放晴,當刻抓緊機會跑到大安森林公園踩自行車加散步,加上沿途的小動物們,身心得以完全放開,短短四日旅行完美結束。






  這次行程十分緊湊,任務包括去銀行開戶,買小弟下廚用的台灣醬油膏,到誠品買書,到十分放天燈,被慶祝生日,當然還少不了拜會在當地做外匯交易員朋友。朋友和她家人投資有道,有屋有地有生意,離不開資本家頭腦和成功的家庭教育,不用像大部分工薪階級般勞碌奔波只為糊口。我們多年沒見,但席間發現大家對現金為王的想法十分一致,諷刺的是恆生指數在四月重拾升軌,升幅過千點,媒體和股評家又開始大叫買入。

  僅回港兩天,市場又出現異象。內地期貨市場在第一季熾熱行情後大爆發,4月21日的螺紋鋼合約,單張產品的單日成交超過6000億人民幣,超越滬深兩市的成交額。這兩年來看著大陸的資本市場由追捧樓市,到高息信託投資產品,P2P平台小額貸款,股市,再到近幾月的一二線城市樓市,現在居然進攻到高槓桿的商品期貨市場。看著這般的笑話,我還是登入了交易戶口,連續兩天送出了共十多個賣盤。

  怎樣的經濟體會迫至民眾和游資從事這樣的炒賣,怎樣的政府會將散戶推到樓市和期貨的買方位置上,為賣方出力接盤?我和另一名好友早就認為中國樓市已經崩盤,但遲遲不發生,就像腦死病人般被插著儀器續命。房地產業是2003年至2012年中國經濟踏入高速增長的三頭馬車之首。產業鏈下游有汽車、家庭耐用品和FMCG,上游有混凝土鋼筋玻璃,再上游還有礦石煤炭各大原材料和發電廠。資金鏈方面,下游有中國富豪榜首三十名的過半人物,中游有大額貸款給地產商買地和所有工業生產的四大國有銀行,最上游還有官商勾結將國家資源和土地作利益轉移到地產商的各大地方政府。要崩盤的話,怎麼辦?推資本家,股東們,四大國有銀行,地方政府,和千萬個企業去死嗎?還是推市民上最前方接貨?中國一黨專政,選擇後者並沒有政治成本。

  港股中有些好公司的股價仍然便宜,但如何調整股票的行業比例、企業收入來源比例、系統或隨機風險的比例,以及投資組合的現金比例,投資者還是有很多操作空間。期貨市場的槓桿比樓市還高,即使金額不比樓市多,但難逃一跌,後果難料。

延伸閱讀推薦:格隆汇 :《中国为何有那么多人乐此不彼缴纳「智商税」?》



------------------------------------------------------------------------------------------------------
如果喜歡我的分享,請到

2016年4月13日 星期三

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這個網誌紀錄了小弟在價值投資路上學習的心路歷程。在一年多前毅然作出要做紀錄這個決定,除了當作成長日記,還能作為證據,讓以後的自己知道曾有什麼想法對了或錯了,不斷修補自己的思維體系,令分析經濟和企業事件的邏輯更完美。

  令我感到驚訝的是,有兩篇文章的瀏覽量不可思議,而且流量來自台灣,更有讀者以電郵來信查詢一些字眼的意思。其實我很多時候會用到廣東話口語,得到台灣的讀者傳閱和查詢,這是萬萬想不到的。況且我自己的想法隨住不斷閱讀和吸收新知識,會有作修改甚至完全改變立場,始終不會是完美無誤的,也請多多指教。
  
  其中一篇高閱讀量的是透露較多資料來源的《談Valeant Pharmaceutical》。這篇的確是一個例子,值得一看再看。重點不在結論是買或不買這家有會計醜聞的公司,而是在追蹤過程當中從多少個角度和事實去消化背後的商業運作,然後作出自己的判斷。我相信這個步驟在分析每一家公司時都是必經的,亦只有這樣才能做到真正的價值投資。這篇文其實只透露了我一半的想法,因為在發表之後,我開始研究專利藥廠和特別仿製藥廠,目前還在進行中。每次研究都獲得大量資訊,有新的領悟。剛好在上星期行業一哥Pfizer因美國財政部打擊稅務倒置操作,而放棄收購Allergan的新聞中,研究的成果派上用場。這也是意料不及的。

歷史和文學

  上次提過三月的買賣過多,踏入四月為了不做剁手族,決定稍為遠離股市一點。近來不斷尋找非商業和投資類的知識來吸收,例如手頭上正在看的書是關於美國在一戰後迎來大繁榮和大蕭條的近代史《Only Yesterday - Informal History of the 1920s》,內容包羅萬有,由一戰結束的凡爾賽和約,紅色恐慌和極端白人主義3K黨的盛衰,女權主義、開放性文化、收音機、福特房車的普及化,到Warran G. Harding任人為親帶來的種種醜聞。另外又重拾看TED Talk的習慣,少不了名人訪談、科技發展和應用心理學等等的主題。

  不過最奇怪的習慣還是一看到諺語,短句或從未見過的字詞,就立即Google,而在Google的期間又會發現更多類似的內容要繼續Google,隨便地花上了半小時一小時,也不足為奇。這個過程很有趣,尤其看到中國的文化是如何在歷史和文學中傳承,如何反映過去的社會狀況,如何帶出作者的思維方法和想表達的東西。上一篇的炆股票我曾查過北宋的蘇東坡,而剛好看見南宋有位同樣享負盛名的詞人辛棄疾。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出自辛棄疾的《賀新郎》。其實中國的文學比起西方更有趣的地方,是除了生死男女之外,還涉及政治。作者官場不得志,老年失落但不安於此,愛國情懷強烈又未能盡粹,加上不憤當時官場和國家亂像的批判情緒,有感而發,詞鋒豪邁。所有情緒在整首詞中顯得十分立體融和,難怪流傳至今,仍被學子捧讀推祟。

情緒與邏輯

  我在香港高考後,幸好成績不過不失,入了港大讀土木及環境工程。但十分驚險的是中國語文及文化科差點不合格,如是者就會不符合入讀大學資格。如此差勁的成績,可能是我十分排斥中國文化所致。與古人情緒共通是不錯的經歷,但將時間線拉長來看,中國幾千來昏君者眾,有學之士未能發揮者亦甚多,而即使曾在朝野得天子之力捧者也可能落得慘淡下場。唐詩宋詞中將豪邁用詞和情緒渲染揉合得最好的都是上述的政途失敗者。想到這處,我會很奇怪為什麼偏偏是這些人的知識和才華能流傳千年。如果今天有知識份子創業失敗欠下巨債,被銀行收樓,妻離子散,以酒消愁,寫得一手好詩以作發洩,他到底在現代史上會有什麼的地位?是21世紀李白,還是精神病患者?要不要推祟一下?

  世界在變,但中國人未必。當我在書店看到小學生的圖冊還在吹捧中國古代四大發明的時候,也許炎黃子孫留給了後代的就只有這四大發明。而這四大發明甚至在16世界大航海時代已經過時,我們的人民還拿來自我陶醉。這種腦痲痺的思想方式,直到清末朝廷旨望義和團唸咒燒符來抵抗外國人的洋槍大炮,還是沒有改變。

  如果面對後金融海嘯時代的無邊際世界,連經濟學和金融學都用不上的時候,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很是陶醉,但毫無邏輯。國之將亡,競爭力下降,西方歷史有紡織革命、印刷革命、航海革命、工業革命、鋼鐵和煤炭革命、石油革命、直到十年前的頁岩氣革命,數之不盡。中國歷史的有識之士回鄉寫詩呻吟,投河那位姓屈的還被封了個大節。
  
  就是這麼不長進。

2016年4月2日 星期六

炒股票不如炆股票

  這個三月心理誤區又出現:當股市造好,投資者會將好的表現歸功於自己的努力,自信增加,從而更積極作出判斷和行動。這是正向回饋機制的開始,也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Robert Shiller在著作《非理性繁榮》中所重覆提及的現象。三月份的確如年初所料,是升市。我很少作這麼短期的預測,而其實這麼短期的預測,中了也是幸運。統計學上,長期來說這種預測的命中率不會比擲硬幣高。

  但我就是多了份盲目的信心,應以此為誡。三月進行了八宗交易,總結如下:清空一隻保險股,減持證券股;增持燃氣股、醫療股、電訊設備股和工業股。當然,執行買賣的時候會認為自己已經就所有資料作出最好的決定,從股價來看亦沒有錯,但假以時日,說不定市場會給我一個教訓。

頻繁交易的原因

  香港人甚至華人都將短線操作稱為炒股票,十分生動,因為炒就是來回重覆的動作。華人天生勤奮好動,擅於出賣勞力,大部分人都不是全職投資者,只能靠上班前後極少的時間做功課,上班時去厠所看股價做買賣。他們是如何做出買賣決定的呢?一是傳媒,二是股價,而後者是前者所建立的。電視、報紙和討論區都有各大專家和各式各樣的坊間股神,他們每天都可以分享過百段的炒股票貼士。華人博愛的美德表露無遺,大家都願意分享發達心經。

  炒股貼士的內容其實有公式的:基本原因/圖表技術走勢 + 買入價 + 止賺/蝕價。

  基本面分析的地雷我在之前的文章已然詳細討論過。專家們只略提PE/PB/增長率,而且從來不會告訴你為什麼同樣是低增長的建設銀行和匯豐銀行PE可以相差3倍。散戶求的是炒股票賺快錢,不是尋求事物真相和邏輯,專家一般會吹噓幾句政府政策支持,整體經濟向好,行業前景明朗之類的廢話,散戶照單全收。

  在傳媒眼中,更為吃香的是看圖作文的技術分析派。認知心理學和常識告訴我們,大部分情況下,人類受視覺的刺激遠遠快於和大於其他感官,因為視覺更多地連繫著人的直觀思維,也就是另一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Daniel Kahneman在暢銷作《Thinking Fast and Slow》中的快速思想。看圖買股票,不求真實,而是求快。有升浪跌浪,有頂有底,什麼頭肩旗型,單邊突破,一看就明,容易立即操作。 圖的縱軸是股價,橫軸是時間,目的就是告訴散戶,炒股票的買賣跟據,就在過去的股價。我們從來無法肯定,連續兩天的股價走勢到底是否有關連。說有的話可以用自我應驗預言解釋,說沒有的話,成千上萬的統計結果都能證明。一看股價的走勢圖,散戶就掉入了錨定/框架效應當中,例如某股票過去是$240,現在是$120,那麼現在就叫便宜,可以買入。如果這種方法賺了錢的話,那就會重覆被人們使用。但也有人用這種方法仆了街,某股票說的是渣打銀行,今天收報$50.8。

  這種以股價為基礎去決定買賣的做法,正正是引致散戶頻繁炒股票,不斷買賣的原因。邏輯很簡單:股價每天都會變動,所以每天每隻股票的某個變動都涉及到買賣決定。散戶可以決定不買或不賣,但越看著股價變動,就越曝露在更多的決定當中,增加下單的機會。在大數定率下,很多長期跟蹤或實驗結果已證明,這些人的結果就是買賣過於頻繁,有的一天一兩次已經算少,多的一天十次也不過份。這個結果正中專家下懷,只要留意一下專家們都來自什麼機構,就清真相大白。

驚人的交易成本

  巴菲特常用這個比喻:別問你的髮型師,是否該剪頭髮了。最鼓吹看股價,買入記得儘快賣出賣出,賣早了記得買返,再分十注八注,買十幾廿隻股票的專家們,全部的目的都是增加交投,為公司創造手續費收入。

  以我認為最便宜的耀才為例:單次交易收續費為0.0668%,最低$50。也就是說,除非單次買賣金額超過$74850,我一年只有五個交易會超過這個數字,否則都只收$50。如果一個全職炒家每天進行四次交易,每個月二十個交易日,一年就要5萬的手續費。如果算上印花稅和證監會等徵費,大約是7-8萬。如果股票組合倉位是100萬,每年投資表現的起跑線就是負7-8%,而專業基金經理的平均每年表現只是2-3%。

  當然有人會認為小財不出,大財不入。區區$50股價升一兩格都抵銷了,何必小題大做?這種思維幾乎用在每一次買賣都合理,但前題是每一次買賣都要成功獲利。而將手續費和交易利潤作比較也是不合邏輯,手續費是100%機率的固定支出,而交易利潤只是一個期望值,而且可以是負數。所以我的投資組合沒有惠理集團之類的資產管理公司,而有中港的證券商。

三思而後行

  的確,三月的交易當中,只有一個暫時帳面有虧損,而我仍然對該行業感到樂觀的,也樂見股價下跌。價值投資的錨如果不是價格,而是價值的話,下決定和檢討的頻率自然和每天變動的股價無關。也許是業績期大量的資訊令我對某些追蹤了幾年的目標改變看法,所以買賣增加。但無論如果,要對短期的成功存有戒心,不然賺到的遲早要還。

  順帶一提,巴菲特並不是每個決定都三思而後行,多年前撿雪茄屁股的習慣還保留著,而相信多年來邏輯思維而成的反射作用。有的巨額投資他只需約見一兩次目標公司的管理層,就能作出決定。這個能力我永遠沒法複製。

  炒股票有鑊氣,豪爽暢快,貼近中國人的民俗性。但如蘇東坡《食豬肉詩》所述:「慢著火,少著水,火侯足時它自美。」炆股票也是一種耐性修練,而耐性能煮出名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