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2016年伊始

  最近想得最多的還是如何好好理財。新的一年總有新的期望,對往後市場大概的方向和預測都在上一篇說了,也不重覆再提。今次要說的是個人。

  我覺得人生在任何一個時點都要抱有希望,不論賦予希望的是一種使命,一種簡單信念,還是夢想。我不期望事物都可以符合我的意願去運作,但我會希望很多東西都可以進步一些,每天改變一些。我堅信只要肯努力,回報只有遲到,不會缺席。正正是因為付出和收穫有時差,而有些付出要慢慢累積和持續,才能帶來收穫,在過程中唯一發揮功效的,就是希望。中西哲學討論很多形而上的問題,但沒有多少篇幅說過希望一詞,可能聖賢覺得不屑貼近生活層面的事情,人要創造更好生活的希望和信念都沒被重視,而這也反映為何古文明都難逃一刧而沒落,他們違反基本生物學,只有滅絕。

  我感謝資本主義。中世紀以前非皇室,教廷和地方封候圈內的人,能過上有人道生活的機會,是零。啟蒙時代令人對物質可以有擁有權,可以努力去累積,自由市場經濟學的建立令人可以交易商品服務,各取所需。2015年諾貝爾經濟學者Angus Deaton是微觀經濟學家,研究的中心思想是人的平均生活水平如何因資本主義而提高。而大多數傳媒只會曲解他做研究貧富不均的經濟學家,全因他一本大賣的書,書名其中一個字是Inequality,似乎這樣報導更能抓住市民的心。微觀經濟學研究的是個人行為,群眾行為,企業行為,而Angus Deaton同樣地會多謝資本主義帶來的一切,因為以上行為的自由在中世紀是不存在的。

  我在旁人眼中也是一個平平無奇的上班族,是馬克斯口中被剥削的工薪階級。我覺得一切都是選擇,明天就可以開始累積努力,為成為資本家的一小個成員而努力。2016年每月多儲$2500大元,一年有三萬,十年就三十萬,加上投資回報可能是五十萬,這將是退休基金的一大部分。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2016年1月16日 星期六

焉知非福

  幾乎所以人都知道,2016年開始僅兩星期,環球股市向所有投資人報以大跌。美股昨晚幾乎全軍覆沒,一片紅海。對此我不感驚訝,倒是這個下跌周期比預計中來的快,也來得沒原因。也許股市上落跟本沒有客觀原因,只有人為。

  必須承認2015年我有筆相當失敗的投資,注碼不大但也不小,因為對該中國大型國企的子公司過份樂觀而沒有定下止蝕位,結果跌了25%才決定離場(現價又比我的賣出價跌了20%,沒資產沒業務的公司......)。當然,關於俄股和水務股的看法,長遠仍是正面樂觀的,但必須留意油價和盧布暴跌對俄羅斯經濟的影響,以及水務股高美元負債槓桿在人民幣暴跌下對還款能力和企業現金流的影響。將買入價下調,估值盡量保守,仔細研究公司年報,選擇有能力捱過寒冬的公司,長遠持有,回報將會是可觀的。

  另一個調整,是對在港上市中國企業的看法。中國全面深化改善事在必行的,但我也不會天真到認為中國人的劣根性能有丁點改善。如果投資的理念是將資源投放到最有效率產生回報的地方,而效率一詞和中國人甚不相干,那麼往後的日子還要加上人民幣陰跌,結果就心知肚明了。
  
  我認為證券業和保險業前景會比銀行業好,因為銀行的利率差在收窄,不再獲得暴利,還富於民。零售業會慢慢增長,某細分市場會暴升,例如體育和電影,但不代表贏家是香港上市的公司,因為各種零售業在各層面都嚴重分化,很難一家通吃。如果真的要選擇,美股(例如NIKE)是最好的投資目標,而非國產的本土品牌。製造業和高科技和所有新興行業一律不看好,幻想太多,做實事太少,要買概念股寧願選擇美股。有類企業會受惠於人民幣下跌,就是在內地設廠,將產品賣到歐美的公司,當然負債最好要低,我近來輕鬆地找到3至4間這樣的公司。

  過去的讓它過去,帶著教訓繼續上路。我預計2016年不會豐收的,但也要辛苦一點播種。